/basecomponent/logo.jpg
 首页    陕压概况    新闻中心    产品技术    经营业绩    装备能力    人力资源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公司快讯
 
 
重铸“国家实力” ——中冶集团深化改革扭亏转型纪实
2016-12-09 08:21  

“打造国家队的目标不是中冶、不是中国,而是世界;打造国家队的眼光不是过去、不是现在,而是未来。”

         ——中国五矿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中国冶金科工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国文清


中冶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国文清在湛江钢铁一号高炉点火现场会上讲话

  

  中国冶金科工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冶集团),是中国国企改革与发展的一面镜子。

  中冶集团有着60年国家队的骄傲。作为中国钢铁工业的开拓者和主力军,承担过鞍钢、武钢、包钢、攀钢和宝钢等国内90%以上大中型钢铁企业建设工程,为我国钢铁工业发展作出了历史性贡献,长期是国家经济实力的重要支撑,曾诞生与铁人王进喜等齐名的马万水“站在排头不让,扛着红旗不放”的奋勇争先精神。

  金融危机后,受全球经济减速、钢铁行业深度调整,以及几年前盲目兼并重组企业等诸多因素影响,陷入空前的困境。2012年,中冶集团亏损额高达73.6亿元,名列央企亏损前列。带息负债1700多亿,应收账款和存货高达2100多亿,许多银行停止授信,资金链濒临断裂边缘。内部则出现“信心危机”,弥漫一种失望、懈怠情绪。

  2013年,中冶集团实现利润44.4亿元,同比扭亏增利118亿元,效益增幅位居央企第一;2014年实现利润60.3亿元,增长了35.8%,率先走出了中央企业改革脱困的名单;2015年实现利润68.6亿元,增长13.8%,利润年均增幅24.8%。企业经营业绩连续三年刷新历史纪录,利润持续高速增长,新签合同额屡创历史新高,资产质量大幅改善,企业品牌和国际影响力显著提升。2016年7月20日,中央企业负责人2015年度、2013—2015年任期经营业绩考核结果揭晓,中冶集团成功晋级2015年度A级企业名单, 并获2013—2015年任期“科技创新优秀企业”称号。

  “脱胎换骨”的巨变,从巨亏到大幅盈利,只用了三年时间。如此多的改变在发生,如此多的产能被转换,如此多的涉及深层次利益调整多年未有进展的改革纷纷破题,对外界是一个谜团。这三年改革扭亏的经验是什么?我们从“一天也不耽误、一天也不懈怠”埋头苦干的中冶精神理悟他们攻坚克难的改革状态;从“要站在国际水平的高端和整个冶金行业的高度,以独占鳌头的核心技术、无可替代的冶金全产业链整合优势、持续不断的革新创新能力,承担起引领中国冶金向更高水平发展”所透露出“国家责任”的崇高境界; 从“把党交给的事业出色地干好就是最大的政治,就是最大的忠诚”里面看到了他们这支团队强烈的忠党报国信念。

  中冶三年,是一个改革单元。在我们国家进入具有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中,中冶扭亏转型的传奇性贡献,是对当下国企改革与供给侧改革最有说服力的样板。它用事实告诉人们,中央企业有信心、有能力实现党中央提出的“做强做优做大、有活力有影响力有防风险能力”的央企目标,成为党和国家值得信赖的依靠力量。

  在国企风险积聚时提出“一天也不耽误,一天也不懈怠”,打响攻坚克难、奋力自救的攻坚战

  2012年,是中冶人最艰难的日子。作为一家完全依附于钢铁的传统冶金老企业,面对冶金市场的大幅萎缩和效益下滑,长期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和重大问题集中爆发,到2012年跌入谷底。最为突出的是中冶葫芦岛有色、中冶恒通冷轧、中冶纸业“流血”不止,成为压在中冶头上的“三座大山”。中冶集团亏损额在100多家中央企业中亏损排名第三,在国资委经营业绩考核中连续两年被评为D级企业,连续两年被国资委列为债务风险特别监管企业。很多人觉得看不到希望了,人心动荡不安。

  从中冶情况看,前期扩张对中冶带来最大的后遗症还不是产能过剩,而是债务肿瘤从良性成长为恶性。似乎在一夜间,风险聚集。北京三元桥的中冶大楼前,上访静坐的不断。中国中冶股价从5元多跌到1.5元,中冶人面对的是股东拍着桌子喊“你们已经垮了,关门算了吧,我们不相信你们了!” 最可怕的是内部“信心危机”,被提拔的干部不愿就任,在职的技术人员要求调动。懈怠情绪弥漫,很多人说中冶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2012年9月5日,是中冶人刻骨铭心的日子。面对巨大的财务风险,8月刚刚履职上任的国文清提出“既不能让危险和风险集中爆发,把中冶击垮;也不能让问题久拖不决,把中冶拖垮。党把我们放在这个位置上,我们就要为党分忧。我们绝不因为包袱重而等待、困难多而不作为、有风险而躲避、有阵痛而不前,要树立改革扭亏的信心”、“一天也不耽误,一天也不懈怠”。他提出风险在哪里,党的干部就要出现在哪里,党的建设就要跟进到哪里,党组织活动要嵌入治理风险的每个环节。

  一个“击垮”,一个“拖垮”,是中冶集团面对风险聚集局面的清醒认识。像一支抢险队匆匆登场,中冶集团党委站在困难前面,组织力量化解风险,稳定局面。

  几起亏损企业的处理,风险刚刚得到遏制,中冶集团党委新的顶层设计就从一团乱麻中被理出来了。他们做出了“回归主业”的重要抉择,提出“聚焦中冶主业,建设美好中冶”的发展愿景;按照“一年迈一步,三年跨大步”的发展步骤,克服“贪多嚼不烂”现象,从瘦身做起,围绕冶金建设核心主业,扎扎实实地为国家实力巩固基础。


代表世界最高水平的湛钢高炉工程在建设中

  

  自我调整、主动调控背后,是对经济规律的深刻洞察,更是对国企地位的深刻理解。国文清讲经济困难是暂时的,要从国家大局出发抓住钢铁主业不放。中冶新发展愿景在关键时期回答了中冶集团办什么样的国企、走什么路径、朝着什么目标前进的重大问题。

  以“9·5”会议为分水岭,中冶集团开启了企业改革脱困、奋力自救的发展大幕。对造成巨额亏损的三家企业实施剥离策略,止住“出血点”。

  2012年中冶恒通完成破产后划转港中旅集团。

  2013年3月,中冶纸业以央企内部资源整合方式整体并入诚通集团。

  2013年12月31日,葫芦岛有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在奋力自救的同时,诸多矛盾叠加、风险隐患增多,显得更集中了。中冶集团党委就此机会在内部推进一系列改革,激发体制机制活力,层层落实党的建设主体责任。整合业务资源、优化资源配置,积极探索产业链上的纵向整合,稳妥推进国内子企业的区域化整合以及海外业务整合,优化布局结构,避免同质化竞争。推进子企业内部组织架构从对应冶金市场向对应适当多元市场变革。建立设备物资集中采购、矿产业务、集团非上市资产的经营和管控平台,实现资源集约、资产优化。这些综合改革措施的推进,激发了企业内生活力。

  在项目管理上,全面清理在手项目,按照优质项目、普通项目、困难项目分类管理。优质项目努力打造精品、树立品牌;普通项目最大程度贡献现金流;不能脱困的项目快速予以处置,加快资金周转,规避项目风险。

  经过不懈努力,中冶集团搬走“三座大山”已经有了眉目,影响效益提升和资金链安全的障碍也基本消除,重大项目风险得到有效控制。人心也开始慢慢凝聚起来了。

  从2012年亏损73亿元到2014年盈利60.3亿元。变化来得太突然,以致令人难以置信。人们觉得“一年迈一步,三年跨大步” ,希望在前。

  在改革最艰难的破产重整一环突破,为“僵尸企业”找到合适的“墓穴”,葫芦岛出现凤凰涅槃盛景

  清理僵尸企业,现实情况复杂。国文清在党委会上说,让困难企业早日脱困,要为“僵尸企业”找到合适的“墓穴”、早日“入土为安”。很多传统老企业面临这个最急迫问题,犹豫不前,难以下手。中冶集团对葫芦岛有色公司(以下简称“葫芦岛有色”)的破产重整,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对于中冶把破产重整作为增强活力与动力的关键一招,葫芦岛市领导说,“开始想不到,也不敢想”。这是目前最大的央企破产案,何其艰难,一次次引起了轩然大波。

  2007年末,中冶集团从资源开发向有色冶炼深加工扩张,持有葫芦岛有色51.1%股权。此时,葫芦岛有色已经资不抵债。中冶集团为葫芦岛有色扭亏脱困先后投入98亿元资金后,再继续为其“输血”,中冶自己就会被拖垮。

  2012年末葫芦岛有色资产负债率高达241.68%,严重资不抵债,成为庞大的“僵尸企业”。2011年亏损10.8亿元,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银行长短期贷款约37亿元。

  葫芦岛有色将面临全面停产,职工生活无着落,1.2万户居民面临停水停电或引发社会问题,情势迫在眉睫。

  最为紧迫的是,锌业股份的重整如不能在2013年完成,将被迫退市,“央企退市”将在国内外造成巨大影响。

  葫芦岛有色将破产重整!听到这个决定,很多人目瞪口呆,有人惊讶得张大嘴半天合不起来。此前,围绕葫芦岛有色及锌业股份扭亏脱困工作,已经深入研究技改投资、异地搬迁、股权转让、破产清算和破产重整等多个方案。这是中冶集团最后的选择:破产重整。

  破产清算会对地方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危及社会稳定,企业资源无法有效利用。再说,“央企破产,这不是宣布企业死刑嘛,你们自己说得出口?”地方领导反过来劝导中冶领导。

  中冶人的解释,破产是市场经济时期的合法行为。实现法律框架下的股权和债务重组,使企业从困境中获得新生;又能在法定程序保障下最大限度维护企业和社会稳定,目的是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提高企业盈利能力和市场竞争力。

  2012年11月6日,国务院国资委第220次党委会同意并支持中冶集团党委上报以破产重整方式处置“僵尸企业”的改革方案。

  仅仅想改革、敢改革是不够的,会改革才是真正的功夫。国文清回忆说,“破产是一个点,解决的是几个点,是一条线,牵涉的是一个面,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系统工程,环环相扣”。里面有两个企业破产重整,两个破产清退,大案小案,扑朔迷离,错综复杂。譬如找重组方,而民营企业一开口便说“你得把包袱去掉”,而中冶“说客”表示“包袱决不留给你,还陪一笔可观的嫁妆哩”。尤为重要的是,需要平衡重整方与企业原有股东、债权人、职工的利益,仅仅债权人就有3600家,落实重整资金来源,在法定程序下制定《重整计划》,要做得有情有意,合规合法。

  2013年10月22日,国务院国资委和辽宁省政府召开葫芦岛有色破产重整第一次专题会,决定由中冶集团、地方政府和引入的第三方共同参与重整,分步实施股权调整。第一步依法完成破产重整程序,实现三个重组方的进入;第二步推进企业改制。

  重整方的引入是重整成败的关键。多家中央和地方国企望难止步,只能从5家民企中比选。最终在辽宁省支持下将东北较大的金属采选企业宏跃集团作为了新引入的重整方参与重整。由此,实现了中冶集团控股55%、宏跃集团持股35%、辽宁省和葫芦岛市各持股5%的第一步股比目标。

  在不足一个月的时间里,中冶集团和宏跃集团投入增资款和股东借款共计12.56亿元,为锌业股份落实重整资金提供了保障。

  “先立后破”,“破而不灭”,锌业股份重新上市,是中冶破产重整成功的基础。通过认真梳理并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大力推行环保技改、管理提升、降本增效等有力措施,锌业股份重新获得持续盈利能力,最终用时18个月,于2014年8月6日实现了恢复上市,锌业股份股价由停牌价3.88元涨到6.3元,使得企业、职工和20万股民信心陡增,并为葫芦岛有色重整下一阶段推进职工安置等历史问题处置提供坚实保障。

  债务清偿是拦路虎。对中冶集团78亿元债务清偿6.1亿元,全部用于后续职工安置;对银行金融机构近45亿元债务依法进行有效清偿,为企业后续发展创造了良好的金融环境;对其他近27亿元经营性债务严格依法清偿,使企业彻底减轻了债务负担。

  最后是关联企业处置和“僵尸企业”出清。2014年下半年,管理人先后完成了2家低效无效子企业股权转让和4家“僵尸企业”出清。

  接着,中冶集团着手实施葫芦岛有色股权深度调整,严控风险、分步实施,实现宏跃集团控股39%,葫芦岛市持股29%,中冶集团持股27%,辽宁省持股5%,企业内生动力和经营活力得到激发。混合所有制改革当作创新体制机制的有效抓手,企业实现了“三新”:新机制出现、新动能再造、新活力增强。

  一串数字告诉我们,安置转岗职工2.4万人,移交“三供一业”等7项社会职能,夯实资产并清理债务近150亿元。

  最可喜的是,在有色冶炼行业持续低迷、整体亏损的环境下,葫芦岛有色由重整前每年亏损10多亿元转变为重整后连续三年年均盈利近1亿元。

  是生存的压力倒逼,还是飞跃的改革动力推动?无论是何种背景下的改革,最终的效果是:凤凰涅槃。这是人们常挂在嘴边的词,一个改革的梦想,现在在葫芦岛看到了,宏伟壮观,瑰丽动人!

  葫芦岛有色破产重整的完成,是央企当时最大的破产重整案。曾有的嘈杂喧嚣都已经湮没在改革时光的尘埃里,留下一个事实为人们记忆:中央企业没有把问题推给政府、推向社会,而是扛起了国家队应尽的社会和道德责任,做到改革有为,兴企有为!

  造就新动能,走高技术建设之路,在“一带一路”展示国家核心竞争力,世界钢铁因有中冶而不同

  旧产能去掉了,很快积聚新产能。中冶快马加鞭,奔向新的境界,在“一带一路”展示钢铁产业的中国力量。

  2015年,中冶实现营业收入2218亿元,现金流净流入150亿元,资产负债率由2012年的86%降至79.6%,新签合同额跨跃式突破4000亿元。国文清说,企业走上了正常健康发展轨道。

  2016年7月,中冶集团集规划、勘察、设计、工程建设和运营服务于一体,14家单位2万多中冶精英历时三年一举建成宝钢湛江钢铁千万吨级钢铁企业,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低碳板材生产基地。这是中冶集团在攻克改革脱困与转型创新两大重点任务扭亏增效的同时,探索出的一条中冶独特的创新驱动之路。在前两年打牢基础的前提下,2015年中冶集团提出打造“四梁八柱”业务体系升级版,再造建设“美好中冶”新优势,争做“全球最强最优最大冶金建设运营服务国家队”的目标。2016年6月23日,《中冶集团冶金建设国家队行动手册》在京正式发布,标志着冶金建设国家队进入到一个新起点、新时期。

  湛江钢铁项目建设,彰显了中国冶金全产业链整合优势“国家队”的实力。通过集团内最顶尖的设计企业和最拔尖的施工企业“结对子”,建造国际一流的钢铁产品项目,对于引领中国钢铁向更高水平发展,树立起硕大的里程碑。


斯里兰卡国门第一路,由中冶集团建设

  

  什么叫做强做优做大?国文清给企业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