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component/logo.jpg
 首页    陕压概况    新闻中心    产品技术    经营业绩    装备能力    人力资源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企业文化>>先进榜样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刘克强
2009-09-29 00:00 王文祥 

在人生的道路上,每个人都会留下自己的足迹,有些人的足迹是暗淡的,并很快就会被人们从记忆中抹去。但也有一些人,他们在人生的道路上坚定地跋涉着,一步一个深深的脚印,经岁月消蚀,凭风雨冲刷,足迹依旧。

 

    ——作者题记

 

 

路,在他的脚下延伸,不是通往一个令人向往的繁华都市,而是从辽河之滨的一个现代工业之城,延绵到了大西北的一个偏僻、落后的小镇庄里。从此,他这个4岁的小男孩跟随父母在这个小镇扎下了根。时光转瞬即过,他又踩着父辈的足迹,汇入建设大西北现代化重工业基地的洪流,成为这个闻名于大西北乃至全国的重型机器生产企业——陕西压延设备厂的栋梁之材。他,就是二车间160镗机长、高级技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年仅37岁的刘克强。

 “要干就要干得最好”

“要干就要干得最好”。这是在采访刘克强时,他重复得最多的一句话。在整理采访笔记时,这句话也在记者的脑海里反复地闪动着。“要干就要干得最好”不正是刘克强所追求的人生目标吗?不也正是在这个目标的激励下,他才能在平凡的岗位上,留下一串闪光的足迹的吗?

    19797月,为了适应祖国四个现代化建设和发展需要,一个专门为工厂培养生产技术人才的摇篮——陕压技工学校诞生了。当时,做为一名高中应届毕业的刘克强,报考了这所学校并被录取为该校的首届车镗专业的学员。从此,他便与镗床结下了不解之缘。

    组建初期的技工学校还十分简陋,镗工专业没有对口教材,理论课只能靠老师现编现教,实践课也没有实习工场,只有进车间学习,床子上干什么,就跟着学点什么。环境、条件虽然艰苦了点,但这批经历了十年动乱的首届技校生们都非常珍惜这个学习机会,如饥似渴地吮吸着知识的乳汁,不断地充实着自己。

    两年的学习生活很快地结束了。198112月,刘克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被分配到一车间唯一的一台160镗上做学徒。当时由于条件限制,这台厂里唯的大型设备上,一个师傅要带四五个徒弟,这么多入围着一个师傅转,能不能学到真本事,那可就要看当徒弟的心劲儿了。进厂的第一天,正赶上160镗要加工50吨研合机动粱。凭着自己的聪明劲和在学校打下的比较扎实的基础,刘克强本想在师兄弟面前露上一手,抢先拿起了图纸,但左看

右看没看懂,这下可傻了眼,心里想,自己的那点书本知识与实际真还差着一大截子呢。这初出茅庐的第一个遭遇,给上班第一天的刘克强一个不小的震动。要想当一名好镗工吃不透图纸怎么能行?当天下班时,经师傅同意,刘克强把图纸带回了家。晚饭后,他把图纸铺在了床上,又找来制图教材和资料,对着教材资科开始仔仔细细地熟悉图纸。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直到深夜,刘克强终于啃下了这块硬骨头,平面的图形在脑海里形成了立体概念,相关尺寸和加工工艺路线也基本弄清了。

    从此以后,刘克强为自己定了个规矩,吃不透图纸不卡活,弄不清相关尺寸、工艺路线不开机。这个良好习惯为刘克强今后能够优质高效地完成生产任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他也把这个好作法传给了自己的徒弟们。

    内行人常说,一个好镗工不仅能够在短时间内吃透图纸确定工艺路线,而且都有几手“绝活”,其中摸卡钳、敲刀头就是两手硬功夫。为了掌握这两手绝活,每当床子干倒拉孔件时,或是师傅在调整刀头时,细心的刘克强总是仔细观察师傅的一招一拭,揣摩师傅的手法,然后就反反复复的去摸、去敲,捉摸手感手劲。因为掌握了摸卡钳窍道,在加工中可以减少一次翻件调个、重新装卡工件的工序,一次就能连续加工两个孔,可以节省不少时间。但倒拉孔测量时眼睛很难看倒卡钳,全凭用手去摸、以手感体会出相差尺寸。这可不是人人都能摸得出来、体会得到的,没个好悟性、好手感,没个千万次的练习,绝不会有一摸就准的把握。敲刀头亦是如此,需要有心人的感悟和无数次的磨练,才能有那“一锤定音”仅差二、三道的把握。刘克强练出来了,他不但练出来了,而且在师兄弟中是最精的,就连师傅们也冲

他竖起了大拇指。

 

“当工人就要当最好的工人”

    什么样的工人是最好的?没有人给他定标准、下定义。但人们都认为一个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高度负责、任劳任怨、技艺高超的工人,就是一位好工人,而刘克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1990年,因工作需要刘克强被调回刚从山上下迁投产的二车间,担当起当时车间唯一的一台大型设备捷克160镗的主机工。此时,工厂与日立公司的合作项目已开始逐步扩大,相对日本人对产品配件加工精度要求,当时在二车间担纲唱重头戏的160镗,因为没有加工平台,加工配件时只能加垫方箱找平,这样不仅因装卡工件过程繁琐增加了作业时间,而且也很难保征合作产品的加工精度。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负有责任感的刘克强,多次向车间、厂里提出建议,为160镗配装加工平台。经有关部门考证,厂里采纳了这个建议,配装了加工平台的160镗,加工精度和进度由此得到很大提高。160镗加装平台的经验成功后,二车间的武汉160镗、活牛、125镗等大中型设备也相继配置了加工平台。

    一个好工人就要有一股忘我的工作热情,而这种热情就体现在他不畏困难、为厂分忧的实际工作之中。

    人们还曾记得19987月,日本三菱荷兰项目的生产已经到了最后的白热化阶段,况且距离交货出口船期仅剩十几天了。可此时仍还有一个重达50多吨的齿轮箱座没有加工,而另一个箱座在别的车间仅精车就用了十多天。时间紧迫,厂有关部门临时决定将这个待加工箱座调到二车间160镗上,并下了连拉花带精车只给8天时间的死命令。为了不延误船期,生产副厂长樊志永还给当时的车间主任张仁杰下了“军令状”。

    张仁杰主任找来刘克强,向他交待了任务量、交待了最后期限、交待了他与樊厂长订下的“军令状”。

    这是怎样一个加工件呀?

    箱体总重55吨;三件组合高达36;整体加工,最大加工孔径13

刘克强把王会安、刘利峰等几个主机工召集到一起,谈了自己的想法“这个活是块硬骨头,可再硬咱们也得把它啃下来,决不能给咱车间丢面子,更不能给咱厂丢脸!

说完又和伙计们仔细分析了图纸,确定了加工方案。

    箱体太重,车间30吨天车吊不动。他们请装配钳工帮忙一分为三地把箱体拆开,再一件件吊到工作平台上组装成一体,干另一个加工面时再拆、再吊、再组装。

    工件太大,全高36。加工最高点时,床子的主轴箱行程已达最高极限,操作者不得不用方箱搭起台阶在上面作业。

    加工孔径过大,刀杆也相对过长。他们就自制工装,在刀杆上加装护套卡住,防上走刀时刀杆颤动,从而提高了走刀速度,保证了加工精度和进度。

    自箱体加工开始,刘克强几乎很少离开车间。饿了,啃个夹菜馍;累了,靠在床子旁的长椅上歇一会;只有困得实在挨不住了,他才回家眯一会、缓解一下,再返回车间……

    整整四个昼夜过去了,刘克强和他的伙伴终于干完了最后一刀,并且一次交检合格。8天的限时,他们4天就干完了!听到这个喜讯后,就连厂长也为之震惊了,因为是他们的努力,为厂赢得了可贵的4天时间,保证了产品出口的发运船期。

    象这样的急活、难活、关键活,在刘克强这个机组何止是一次、两次。每当生产计划上排出这类活,特别是新产品的关键件,车间首先想到的就是刘克强。甚至生产厂长也曾多次点名刘克强干一些关键产品上的关键件。这不仅是因为在他的身上有着忘我工作、吃苦耐劳的精神,更重要的是他具有过硬的技术素质和精益求精的科学态度。

    19981月,我厂与美国摩根公司合作为宝钢生产的高线轧机的牌坊加工开始了。

    原本,依据高线牌坊的特殊结构,工艺编制这批牌坊是在活牛上加工的。但活牛这台老设备的精度已满足不了摩根高线牌坊那严格的质量要求。为此车间同有关部研究决定以镗代刨干这批活。顺理成章,这个任务又一次落到了刘克强机组的身上。

    160镗加工高线牌坊,最大的难点就是牌坊的窗口加工。因为这个窗口尺寸只有570毫米,而160镗床原设计功能只能加工620毫米以上的牌坊窗口。为了攻克这个难题,刘克强率领机组人员仔细研究了立铣头结构,并同技术人员协商,改造了铣刀盘的结构形式,以加深刀盘中间安装刀柄的内孔,来改变刀柄位置,达到扩大立铣刀头加工范围的目的。从而使立铣刀头的加工范围从620毫米缩小到520毫米,一举攻克了160镗立铣头加工行程过大的难题。

这个关键的突破,不仅使牌坊加工精度达到了设计要求,而且工效也比原工艺要求提高25倍以上。由于这项革新成果显著,被厂评为技改二等奖。

 

刘克强带出的好机组

    一个战斗的集体,要有一个好的带头人,而一个优秀的带头人,就能带出一个出色的战斗集体。刘克强正是这样一位优秀的带头人,他所带领的160镗机组也是人们所公认的、非常出色的战斗集体。

    现在的160镗机组共有7个人,机长刘克强.主机工王会安、刘利峰、杨鹏,帮工刘广、郭增刚、张勇奇。三个主机工、三个帮工都是刘克强的徒弟或是他徒弟的徒弟。别看这个小小的战斗集体仅有7个人,可他们创造出的业绩,却是辉煌的。远的不说,仅从1995年至1998年,4年时间他们机组就完成工时总量39627小时,按部颁标准核定,等于4年干了56个月的任务量,提前跨入了二十一世纪。而他们的加工质量在全厂更是有口皆碑,多年来一直保持着合格率97%以上;主要项目合格率100%。这些成绩背后,体现着160镗机组那坚强的团队精神,更凝聚了刘克强这位优秀机长所付出的汗水和心血。

    五年前,刘克强在160镗机组实施了“一挤、二抢、三夺”的增效工作法,这个增效法的实施不仅解决了四班三倒机组增加工时难和关键机床实物工作量大、加工周期紧、工件精度要求高等生产实际问题,而且在工厂历次劳动竞赛和关键产品生产会战中,发挥了显著成效。但是这一挤、二抢、三夺”增效法,并不是用这简简单单的6个字就能一蹴而就的,更不是一位机长的一句行政命令就能推行得了的。因为这“一挤”要求机组每个成员自觉树立全局观念,主动为下一班次服务,为他人着想才能做到;而“二抢”则是机组7名同志牺牲个人节假日休息时间,甚至放弃新婚燕尔、小夫妻耳鬓厮磨的甜蜜换来的;那“三夺”更是需要全组人员以工厂利益为重、对产品质量负责的工作态度,通过严细认真的科学操作.方能实现的。可挺起这个增效法的由来,机组成员却另有说法。他们讲,“这个方法与其说是机长提出来的,还不如说是机长以自己的行动带出来的。”

    刘克强的大徒弟王会安还曾记得,那是早在工厂管理和改革还没有步人正轨的时侯,师傅带着他干活就没个钟点,一个加工件如果没干完,就不下班回家,加班加点更是常事。没人要求他这么干,他这么干也不是为了奖金。因为那时侯还是没什么奖金的。王会安深有感触地说“当时我真的不理解他,别的床子还没下班呢,就停机、洗手、换农服了,可我们还得加班加点……。可慢慢地我明白了,我也体会到了师傅这么干,是在教我如何当个好工人。”

    还是刘克强的徒弟刘利峰讲,师傅关心我们,可对我们的要求也是严格的。我的婚礼就是师傅帮忙一手操办的,我有了毛病师傅也真不客气。一次我把加工件的一个部位给干错了。

这是加工前师傅特别叮咛应该注意的地方,可是由于没有认真看图结果出了问题。当时我下三班还在家睡觉呢,师傅撵到我家,当着我爸的面把我狠狠的训了一顿。更让我刻骨铭心的是师傅的那句话:“你刚人了党,就翘尾巴,活干得大不如以前了,好好想想吧!”我理解师傅的尖刻,他是在告诚我怎样做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刘广是刘克强的小徒弟,跟师傅时间不长,可对师傅的印象却是深刻的:“师傅手把手地教我学技术。师傅休班时很少在家,不管白天还是晚上,他都要到车间转转,看看徒弟们在作业中有什么困难,帮助解决加工中的疑点、难点。每当一批新活或难活下来,师傅更是白班连二班、三班接自班地守在车间。去年师傅的爱人住院动手术,他休班时也没断了往车间跑。”

    徒弟们说,是师傅的模范作用和人格力量,带动了他们,而刘克强又说:“我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没有伙伴们支持,就算我浑身是铁,能捻几颗钉!就说主机工王会安吧,他话语不多,但脑子好使,肯钻研。在加工关键时没少给我堵漏。一次加工镦锻机机架.这是比利时进口的整体铸件。图纸上有条虚线我一饩认为是浇铸线,用不着加工。可王会安看出来了,几次提醒我这个虚线是加工面必须加工。当我再一次仔细地分析图纸后才看出来,那的确是个加工面。王会安的认真和细心避免了一次关健件的漏加工。

    “还有主技工杨鹏结婚时,日子都定了.可正赶上厂里搞产品生产会战,忙得很。我就找他商量,能不能利用休班时间把婚礼办了,婚假等以后忙劲过去了再补。小杨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象这样对工作认真负责、不计较个人得失任劳任怨的人和事在160镗机组还有很多、很多。正是他们的机长刘克强以自已那人格力量把机组成员团结成为一个坚强、出色的战斗集

体,他们才能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他,也有不是最好地方

    省机械工业系统优秀共产党员、连续多年的厂“劳模”、省行业“跨世纪竞赛标兵”、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有着诸多荣誉称号的刘克强为什么还会有不好的地方呢?这是相对他妻子而言,他不是一个最好的丈夫;在儿子心目中他也不是一个最好的爸爸。

    说起自己丈夫,妻子孙文杰有一肚子的话,这里面有委屈有辛苦、但更多的还是一股自豪。小孙的娘家在咸阳,虽说离庄里不远,可结婚后,逢年过节很少有一家三口一同回家的时候。记得那还是儿子宇飞刚满周岁时,正赶上国庆节和中秋节挨到了一块,本想让刘克强一起回家过个团圆节,可他说工作忙,脱不开身。小孙只好一个人带着孩子冒着小雨坐火车回家。十月的天气,秋雨绵绵,赶到咸阳雨越发大了起来,小孙的家离火车站还有-大截路程.她抱着孩子、提着东西、还拎着孩子的奶瓶子,冒着大雨跌跌撞撞地往家赶。当时她真的感到好委屈,委屈得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混着雨水顺着面颊往下淌。

    “谁没工作,谁没家,就你刘克强能,大过节的不陪老婆孩子却一头扎到了车间”

    小孙本想回到家向双亲好好诉诉苦,可深明大义的两位老人劝慰女儿,要理解自己的丈夫。还说,就冲着克强对工作的这股踏实劲,今后准没错。

    也许是老人们有预见,抑或是凭着他们多年的人生阅历看人看得很准。今年“五一”小孙又一次一个人带着孩子回娘家。晚上,全家人围坐在电视机看新闻,当看到省领导把“五一劳动奖章”_戴在刘克强胸前时,小孙从心底里笑了,那委屈、辛苦、怨气化做了一股自豪,堆在了脸上。

    刘克强的儿子叫宇飞,在小宇飞那幼小的心里,至今还记着199710月的那些日子里让他伤心的事。当时,爸爸因参加厂里合作产品生产会战,晚上很少在家。妈妈在工艺处忙着摩根宝钢高线轧机投产前的工艺路线编制,也是加班连班地干。小宇飞的胆子小,晚上不敢一个人在家,闹着和妈妈一起到厂里来,可工厂卫门制度规定是不准带小孩进厂的。小宇飞只能在厂大门外,手把着铁门栏杆,眼巴眼望地等着妈妈出来。秋天的夜风凉飕飕的,有几次夜深了,门卫的值班人员怕冻着这个孩子,把小宇飞叫到值班室里等妈妈。

    小宇飞很羡慕别的孩子,因为他们的爸爸带他们去过省城的动物园、儿童乐园。可他都六年级了还没有过这么一次。就连学习爸爸也无暇过问,只有考试成绩不好时,爸爸才冲他喊、冲他发脾气。他有点伤心,也有点怨恨爸爸。

    提起自己的亲人、自己的家,刘克强很内疚。他也很感谢妻子和亲人们对他的理解。他说“妻子的学历比我高,也很能干,要不是她全力支持我工作,可能我也干不到今天这个份上。”是的,从刘克强家那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之中,就能看得出小孙是一位热爱生活、聪明能干的好妻子。也正是因为刘克强有了这样一位好妻子,他才能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出不平凡的业绩,那金光闪闪的“五一劳动奖章”的确也应该有小孙的一半。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年轻的刘克强,在他37岁时就获得了中国工人阶级的最高荣誉——“五一劳动奖章”,但他深知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今后的路还很长,很远,他要沿着这条闪光的路坚定地走下去,力争取得更大的成绩,为祖国、为陕压做出更大的贡献。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冶陕压重工设备有限公司 陕ICP备09022866号 陕公网安备610528020000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