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component/logo.jpg
 首页    陕压概况    新闻中心    产品技术    经营业绩    装备能力    人力资源    企业文化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企业文化>>先进榜样
 
 
渭南市爱岗敬业优秀共产党员 铸钢车间荆永刚
2014-07-03 10:31 张建奎 

——记铸钢车间冶炼乙班班长、50t炉长荆永刚

他从事着普通而单调的工作——补炉、续料、吹氧、测炉温、辨成份……30个春秋就这样悄然而逝,但他却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令人敬佩的成绩——十几项技改创造出千万元的效益,除去“先进生产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 “劳动模范”的光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30年扎根炉前,将岗位当事业,在烟与火中锤炼品格的炼钢工人,他——就是今年53岁的铸钢车间50t炉长、高级技师荆永刚。

1984,23岁的他从部队复员分配到铸钢车间以后,就暗下决心:“学一流炼钢技术,做一流炼钢工人,出一流工作成绩。”自此,年轻的荆永刚一上班就“眼不离火、身不离炉”,续料、吹氧、取样、测温、配合金,每一项工作他都抢着干,师傅的一招一式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一门心思地琢磨炼钢技术,对炼钢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工作服被汗水浸透又被钢水的高温烤干,反反复复,结了厚厚的盐巴,脱下后,工作服都能竖起来,同事跟他开玩笑说:“荆永刚,你的工作服和你的人一样,啥也不服!”他的好学精神感动了老师傅们,把自己宝贵的经验和技术毫无保留地都传授给他。6年后,年仅27岁的荆永刚被破格提拔,成为陕压厂历史上最年轻的炉长,打破了“培养一名炉长最少需要10年”的记录。

炉长一职赋予荆永刚的是更多的责任,从“工人”到“班长”,是他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他第一次走上了管理岗位,但在生产现场,他总是最忙碌的一个,无论干任何事,总是冲在最前面。不管是开炉前的准备,还是冶炼过程中的控制,他总是亲历亲为,他自己说是怕把手丢生了,可工友们都知道,愈是自己动手,就愈是承担了更多更大的责任。炼钢工作紧张而危险,他每一炉都要亲自指挥,一分钟也不让别人替,有时忙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多年不规律的饮食让他落下了胃病,一受凉便会揪心地疼,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熟悉他的人都说,荆永刚是个没有架子但有威信的好炉长,无论是年长于他的老大哥,还是比他年轻的同事,他都以诚相待,以理服人,妥善解决各种矛盾,充分调动全班员工的积极性。工作之余,他利用所学的知识,结合工作实践,把自己的心得体会汇总,带领助手边操作边讲解,手把手进行传帮带。几年下来,全班人人都能炼出20多种钢,在每次技术指标评比中,他们冶炼乙班始终名列第一。荆永刚在刚当炉长时,所在班的10名工友中,朱文海已担任铸钢车间冶炼工段长,另有2人当了5t炉长,有的技术指标竟超过了荆永刚所在班,有人开玩笑说他培养了个竞争对手,他说:“谁当第一都是咱炼钢人的光荣”。

谁都知道,炼钢工人苦、累、脏、险。一个班下来常常累得是筋疲力尽,可荆永刚无论多苦多累,总要挤出时间学习。他强烈地意识到,要适应现代化的炼钢生产需要,必须掌握新的炼钢技术。他利用业余时间不断汲取营养,把冶炼理论知识与生产实践相结合,从炼钢前成份、温度、化学反应、供电功率、铁合金、原材料、仪器等交错复杂的情况变化应对措施到电炉炼钢熔化期、氧化期、还原期等的基本操作,从吹氧制度、配料制度、成份调整理论、炉渣泡沫化理论到节能、节电新技术的学习,只要与炼钢有关他都不放过。

百炼成钢,30年的炼钢生涯早已让荆永刚对炼钢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也使他比别人更能懂得“炼钢先炼做人”的道理,参加工作以来,荆永刚扎根炉前,他用心冶炼的,不仅仅是质量过硬钢水,更是自己的高尚品格。有人说,荆永刚就是一块响当当的好钢,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激活一片,同事对他翘起大拇指:“党员就是一团火种,荆永刚炉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点燃了我们的工作激情”!

“有危险我第一个上!”作为一名党员炉长,荆永刚的话掷地有声,危难时刻,共产党员就要冲在前,这是荆永刚坚定不移的信念,自入党以来荆永刚始终忠实地践行着自己的入党誓言。在一次冶炼中,荆永刚突然发现50t2#位置炉体通红,炉衬刷刷掉渣,如果继续脱落,炉体可能会烧穿,危难之际,荆永刚显得十分镇静,通知助手及时组织班组成员和好镁砂,而他则转好炉体角度后,毫不犹豫地用浇过水的毛巾围在脸上,冒着1600℃的高温,把和好的镁砂用铁锹喷射到2#位置,一锹、两锹、三锹……劳保服袖子烤着了、衣襟烤焦了,他就让人再浇上水;脸和手烤出了许多水泡,他就淋点凉水。经过20多分钟的战斗,炉衬补好了,而荆永刚却被烤得晕倒在炉旁,这感人的一幕,工友们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

 “一走进车间,我就心无杂念,炼好钢是我唯一的念头,也是我最大的享受。” “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我得对得起党员这个光荣称号。”荆永刚不仅这样说,更是这样做。荆永刚凭炼钢技术出了名,这吸引了附近私营炼钢企业的目光,不断的向他“暗送秋波”。有几位老板多次托人找他,年薪从8万元一直开到将近13万元,并答应解决住房问题。有的还说可直接聘请他当领导,可他都一一拒绝了。在名利的诱惑面前,荆永刚总是淡淡一笑:“忠诚是对一个党员的基本要求,我是陕压厂培养出来的,我不能背弃养育自己的‘母亲’,我要把我的技术和青春奉献给陕压厂。再说,振兴国有企业更需要咱技术工人有大的作为,义不容辞啊。”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中冶陕压重工设备有限公司 陕ICP备09022866号 陕公网安备61052802000045号